第211章 铁了心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重生农家小娘子(豆沙团团) 作者: 豆沙团团 更新时间:2019-11-09 16:40:28 字数:2500 阅读进度:211/216

许张氏骂着,外面的大风大雨也下着。

许老二在屋内躺着,对外面的事情不闻不问。

二房的几个孩子们,在屋檐走道下,望着院子里的雨发呆,一边听着许张氏的咒骂。

姚氏,罗氏都不敢出声儿,各自缩回在屋子内。

许娇娇在屋内学习,她也觉得元春花的毅力是非比寻常,看着弱小瘦弱,但是她的生命力超级顽强,身体抵抗力也好,饿不死,冻不坏的,也不生病,逆境中人的生存能力,实在是不与常人能比。

至于半夜,到底是谁给元春花送的食物……她大略也能猜到一点。

绝对不是姚氏。

这场雨,许张氏这么盯着,不知道元春花能不能熬得过去。

元春花有这样的毅力与决心,早用来跟老元家断了来往,该有多好。

可惜。

***

黑夜,大雨磅礴当中。

老元家。

一家人都瑟瑟发抖的窝在堂屋里。

屋顶上长期没有翻新而显得发黑的茅草顶,时不时地洒下一些雨水,将几个妇孺身上都打湿了。

但她们没动,因为其它屋子漏雨更厉害。

堂屋较大,也有雨水洒不到的地方,但那都是老元头与老元家男丁呆的地方。

元强道,“爹,娘,老许家的态度强势得很,据说是铁了心的不让春花回去,几天都不闻不问的,这么大的雨,春花不知道熬不熬得过去啊!”

元婆子也有几分担心,“是啊,春花是个可怜的,在老姜家,差点被活埋,是我们把她给救出来了。回去老许家,人家又不要她,可怜的孩子,在那边蹲了几天了,饭也没有吃的,觉也没有睡的,连孩子们都赶她,这么大的雨,不会生病吧!老头子,要不,我们去把春花接回来吧……”

老元头冷声道,“要你们担这个心?生死由命!接回来有什么用?姜家已经坏了她的名声了,说她克夫了,还能卖出什么好价钱来?留在家里吃白食?你养她一辈子?你养得起吗?”

元婆子以及元强等人都不说话了。

老元头又道,“你们也不用担心,几天都没有饿死,自然是有人给吃的,春花命硬得很,在老姜家,受那么大的折磨都没病没灾的,淋个雨怎么了?要是真熬不住没了,那也是她这辈子活该的命,我们替她愁也愁不来。再说了,都坚持了这么多天了,去接回来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我们谋划了那么多,前功尽弃怎么行?她要不就死在许家村,要不就再回到老许家去,她这一辈子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了。”

“咳,爹,你说得有道理,一个女人连亲生的孩子们都不要她了,那她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元婆子长叹一口气,“叹,我可怜的春花啊!都是许张氏那个老不死作妖蛾子,我们春花好好生生的认错不要,她还作妖到处找人给许老二说亲事呢,她怎么那么忘恩负义呢?我们春花再不对,那也为老许家生了四个乖巧聪明好看的孩子,要男丁有男丁,有丫头有丫头的……”

“是的,老许家造孽,要是我们春花死在了她们家门口,我们就绝不放过她们!”

老元家其它人都觉得有道理。

只有吴氏面露同情之色。

她紧紧的抱着她的两个女儿,身上都被淋湿了,眼里只有苦涩与麻木。

***

雨下得极大。

半夜里,元春花缩在凹坡的背面处,尽量得想躲避一些风雨,让自己好受一些。

虽然是夏日,但是这么大的风雨,还是寒冷入骨的。

她冻得发抖,抱着膝盖,头埋在膝盖的中间,头上的头发结成了一缕缕,雨水从头顶灌着流下去,寒冷的风刮过,她就抖了抖。

黑暗、暴风雨、饥饿、寒冷,像一头头凶猛的野兽一般,快要把她吞噬掉。

元春花冻得几乎失去了意识,突然间,她感觉到头上的雨停了。

风也被什么瘦小的身影给挡住了。

元春花艰难的抬起了头,黑暗又是风雨,朦朦胧胧,看不清人影。

只见那个小小的身影扔了一把粗布大伞,扔在她的身上。

然后,声也不出,回头就跑了。

元春花泪眼模糊,她终于看到了人,每天晚上她睡觉的时候,都有人趁她睡觉了,不注意,给她扔吃的,她一直看不到人。

今天风雨使她无法入睡,看到了这个帮助她的人。

是个孩子!

又瘦小又单薄的身影!

元春花在风雨中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

第二天早上,二丫起床了好大会,都洗簌完了,拿起篮子,准备进山去打猪草了。

每天早上,老许家的人都有安排任务。

许娇娇早上是要早锻炼的,罗氏,姚氏准备一家人的早饭,二丫,三丫加上男孩子们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山里头或者田地里,打猪草,喂猪。

喂猪是老许家平日里的首要大事,一般都是等猪吃完,老许家才开早饭。

吃完早饭之后,许娇娇有空的话,就教教她们识一下简单的字,以及简单的数数。

“小山,小山,起床了,快点儿……”二丫她叫了几遍。

炕上的小四郎还不起炕。

往常,这个时间点了,全家只有许老二还在炕上躺着……

今天又多了一个小四郎!

因为昨天下了一夜的雨,今天出去打猪草势必要困难一些,所以,许张氏让她们所有人都去打猪草。

人可以吃不饱,猪不可以吃不饱!

二丫回屋叫了几遍,四郎还是迷迷糊糊的只应了两声,人还在床上,没动。

因为四郎年纪小,小孩子贪睡一些也是正常的,以往元春花在的时候,小四郎也有偶尔睡个懒觉,只要不怕被许张氏骂,二丫她们帮忙打个掩护什么的,也能混得过去。

“小山,快起床,奶说了,今天大雨过后,猪草不好打,让我们都去,早点去,万一被别人家的孩子抢了就不好了,一会儿迟了,奶又要骂人了,那个贱女人还在外面没走,看起来还没有被雨淋跑,奶气得在院子门口骂人呢,你还不赶紧起来,爹都要比你先起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