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3章 温柔的告白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作者: 花不离 更新时间:2019-11-09 17:36:11 字数:2534 阅读进度:2390/2394

www.50zw.cc

顾澜蹙紧眉头,“厉煜煊是个很聪明的男人,不会轻易被糊弄,他是不是提了某些很难达到的条件,才逼得余婉容狗急跳墙?”

余梓涵也在猜测,“不可能是分手,因为厉煜煊说过,他不会抛弃余婉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顾澜挑眉,疑惑问,“我没怎么和厉煜煊相处过,但梓涵,你一直在厉家老宅住,偶尔会碰见厉煜煊,他有没有隐晦透露过什么?”

余梓涵靠在椅子上,仰头沉思。

厉煜煊最近表现没什么不正常的。

当然,除了那晚谎称接到倾城电话,特意接她回家那件事,还有就是……

“对了,厉煜煊说过,他说会让余婉容为绑架一事付出代价!”余梓涵因为生气厉煜煊要保护余婉容,昨晚格外生气,因此一时间倒忘了这事,此刻陡然想起,吓了一跳。

顾澜一惊,手托着下巴思考,“付出代价?什么代价?”

余梓涵摇头,“不清楚。”

顾澜挑眉,“不会真是分手吧?一旦余婉容和厉煜煊分手,他就能正大光明追求你,反正我看他早对你情根深种了。而余婉容失去厉煜煊,就失去一切倚仗,为了地位和财富,撕破脸也很可能。”

余梓涵瘪瘪嘴,“不可能!厉煜煊怎么会对我情根深种。他昨晚还说了,他会保住余婉容的命,不会让她遭受牢狱之灾。如果真的爱我,怎么会发誓保住另外一个女人。”

顾澜叹息,“也是。”又觉得奇怪,“可那次绑架案中,我真觉得你一旦出事,他一个人都不愿独活。难道仅仅是错觉?”

余梓涵心一窒,“一定是你的错觉。”

顾澜见她失落,忙安抚的笑笑,“别想太多了,看看照片,余婉容多惨兮兮的,看着这画面我就高兴。”

余梓涵却没笑容,目光沉寂盯着这照片,仍和刚看到新闻时一样,觉得不可思议。

五年前,厉煜煊那么宠余婉容,把她当眼珠子般捧着,期间到底发生什么事,让两人如此撕破脸?

余梓涵摇头,撇除脑海思绪,起身打开身后衣柜,提出一大袋子包装精致的东西,转身递给顾澜,“送给你的。”

顾澜还在沉思,冷不丁被打断,疑惑抬头,脸上渐渐绽放璀璨笑容。

“哇,我最爱的高定护肤品?而且还是这么一大袋子,梓涵,你该不会把你定做的那一整套都送给我了吧?”顾澜抱住包装盒,只差没亲上去了。

余梓涵淡笑着摇摇头,意味深长的用手点了点包装盒侧面。

顾澜好奇一看,顿时瞪圆了眼睛。

“天,太惊喜了。居然是按照我肤质定做的!余梓涵,你干嘛送这么大礼物,让人家这么感动啊。呜呜,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就娶了你。”她一把搂住余梓涵脖子,吧唧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记。

余梓涵全身僵住,“顾澜,一感动就亲,难怪涵涵那么嫌弃你口水。”

顾澜撒娇的嗯哼一声,抱着余梓涵专门提前给她定制的护肤品,笑得眼睛成了月牙湾,“亲爱的梓涵,坦白从宽,这惊喜准备多久啦?”

余梓涵失笑,一边找镜子看脸上有没有顾澜的口红印,一边回答,“我定制的时候一起做的,但因为你皮肤敏感些,做起来麻烦一点,就多花了半个月。”

顾澜无比感动,擦了擦眼角没有的眼泪,再凑上来,又要吧唧一声。

余梓涵往后缩了缩,不敢动弹的闭上眼。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门口的人本来满脸笑意,此刻愣住。

顾澜抱住余梓涵,凑上去要亲,而被她搂在怀里略显娇小却无比妩媚颤着睫毛的余梓涵闭上眼,却没躲。

门口人掩唇微咳一声。

顾澜忙放开余梓涵,余梓涵也睁眼,然后两人都一愣。

“瞿一庭?”顾澜诧异,上下审视他拉着行李箱,风尘仆仆的样子,“哟,你这是去哪高干去了呀,口口声声说追我家梓涵,关键时候人都没出现过,也是让人目瞪口呆啊。”

顾澜牙尖嘴利的调侃。

余梓涵拽了拽顾澜,朝瞿一庭礼貌一笑,“来者是客,杰森,上茶!”又礼貌微笑,“瞿少来有什么事?”

余梓涵礼貌又疏离。

瞿一庭俊脸满是沧桑和抱歉,他扔下手里拉杆箱,疾步上前,站在余梓涵面前。

“对不起,梓涵,我出国开拓市场,准备继承瞿家家产,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你会在这段时间被绑架!父亲为了避免我分心,把国内所有事都对我屏蔽,我一下飞机看了新闻才知道你经历绑架,命悬一线,我……”

他万分愧疚,不用更多言语表述,仅从那紧蹙的眉头、略苍白的肌肤、眉宇间拢上的深厚不安上已凸显出来。

余梓涵有些震撼,抿了抿唇,“瞿少,不用道什么歉,我的事已经过去了。感谢你的关心,但真的不需要愧疚。”

瞿一庭霎时明白,余梓涵把他当外人。

他心有点痛,压下脸部情绪,露出笑容来,“梓涵,以后我是瞿氏时尚部负责人,也算半个总经理,我会用我的方式保护你。”

这是一段温柔的告白。

温柔中,透着炽烈。

余梓涵身体僵住,瞳孔一紧。

她真是无力消受,无心招惹。

她为难的咬唇,递给顾澜一个求救的眼神。

顾澜耸耸肩,也无力帮助小姐妹,眼里闪着泪光,明显被感动了。

她微咳一声,“那个,瞿一……不对,是瞿总,不管你现在多深情告白,但梓涵危险时候你终于没出现,甚至连句问候都没有,我刚才说你,也没说错吧。”

瞿一庭笑得温润,“顾澜,你说得对。以后我都会改。”

顾澜哑声。

嗯,这是个深情可培养的好苗子,如果和梓涵在一起,想必应该也只有梓涵欺负他的份吧。

不像厉煜煊那样霸道不讲理,梓涵每次都被他气得不轻。

但……总觉得瞿一庭和梓涵之间少了点什么,顾澜很忧虑。

十分钟后,瞿一庭离开,俊雅出尘、温润清逸。

而他和余梓涵已约好,下班后一起吃晚餐。

房间里,顾澜托着下巴傻笑。

余梓涵则为难的蹙眉,“顾澜,再笑我就生气了。”

顾澜这才忍住不笑,凑近八卦道,“这瞿一庭也是厉害啊,一来就送给你一个大单子,就为了博梓涵美人一笑,顺便邀请共进晚餐。小伙子有前途啊。”

闻言,余梓涵盯着面前单子,再次叹息一声。

送上来的订单,总不能拒绝吧,可瞿一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