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 悔不当初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陆少的异能甜妻 作者: 萧小月 更新时间:2019-11-09 20:18:54 字数:2284 阅读进度:929/931

杨小美被带过来后就垂着头在狱警的示意下坐了下来。③≠,.↗.o●

大家隔着玻璃望着她。

她似乎没想过要看外面,就连伸手就可触及的电话,她也没伸手去拿。

吴语看到这一幕,不由伤心的痛哭起来。

她拿起面前的电话,一只手拍打着玻璃,试图想要让她的妈妈看她一眼,然后拿起电话和她说说话。

可惜杨小美那么一坐,就死坐着,动都不动一下,眼神空洞的直直的盯着脚尖,就像是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

吴语拍了好一会儿,杨小美都没动弹一下,她急的哇哇大哭起来,嘴里不停的喊着妈妈。

萧千萸蹙眉,替无语着急。

她抬眸看向身边长身而立的陆翊修:“怎么会是这种情况?现在该怎么办?”

人是见到了,可说不上话,了解不到情况的话,他们不是白来一趟吗?

左局也是一脸沉思的看着杨小美,像这种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一般被关在监狱里的犯人,有亲人来看望,要么是大喜,要么是大悲。

像杨小美这种,无喜无悲,就像感觉不到有人气儿一样,还是很特殊的。

“让吴语进去房间里。”

陆翊修沉声说着,瞥了一眼左局。

一般像杀人犯,即使是亲人也只能隔着厚重的玻璃通过电话说上一些话,通过玻璃见到人,但却触摸不到对方。

陆翊修突然的吩咐倒是惊住了左局。

不过看了一眼他身边的萧千萸,了然的点头。→?,.↓.o≥

他走过去和带杨小美过来的狱警沟通了一会儿,那名狱警才在左局再三的保证下,给开了一道小门,让吴语一个人进去玻璃房里。

因为是隔音的玻璃,三人站在外面只看到刚开始吴语抱着杨小美一个劲儿的哭。

哭了大约有四五分钟,一直浑浑噩噩的杨小美才有了动静。

她先是和吴语一起抱头痛哭,接着为吴语擦眼泪,娘俩说一会儿,哭一会儿。

可以看出杨小美眼里的后悔之色。吴语一直在和她说话。

原本监狱的探视时间都是半小时到一个小时,但由于左局在场,硬是把时间拉长了很多。

三人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吴语才红着眼睛出来。

杨小美临被带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萧千萸的方向,还朝她点了点头。

萧千萸看得出来,杨小美很可能因为吴语的安抚,不再像之前那样自暴自弃,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四人出了监狱,外面的天已经黑了,雪倒是停了。

监狱门口是没有路灯的,地面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虽然有雪映照的地面亮堂堂的,但大家走在路上还是深一脚浅一脚。

萧千萸今天穿的是米白色的马丁靴,也不知道怎么的,走了几步竟然有点儿打滑。

要不是陆翊修眼疾手快,她很可能栽了跟头。

为了防止萧千萸再次滑倒,陆翊修直接打横把她抱在怀里。

萧千萸的小脸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害羞的,红的由如熟透的苹果。

她感觉自己非常丢脸,连忙把脑袋埋在陆翊修胸前,都不敢去看左局和吴语,深怕两人会笑话自己。

她竟然也会有走路都会摔倒的时候。真是丢人丢大了。

四人驱车回到市中心。

找了一个比较大的饭店,点了一些菜,就进了包箱里。

几人刚一坐下,吴语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兴奋的情绪,为大家复述她从她妈妈那里得到的消息。

“千萸,你知道吗?我妈妈很可能没杀人。妈妈说他找王平,并不是和他约会,而且她也从来没想过要杀王平。

那个约会的地点儿是妈妈租的一处高级公寓,两人平时都喜欢在那里私会。

妈妈那一次约王平出来见面,只是想要拿王平的家人威胁他,让他把骗了她的钱还回来。

王平不肯还钱,还反过来威胁她,让她不要做出后悔的事。两人因此就吵了起来。

后来王平可能害怕妈妈真的会和他鱼死网破,就商量着少还一点儿钱。

两人心平气和的谈起了该还多少钱的问题。其间两人还吃了水果,喝了饮料。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好像突然毫无征兆的都晕了过去。

等妈妈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一手握着一把水果刀躺在地上,手里的水果刀不仅在滴血,还插在了王平的心脏上,而王平都不知道死了多长时间。

妈妈当时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杀人。

她当时是茫然的,恐惧的。

但是她知道杀人就是犯了法。她没想过一走了之,而是选择报了警。

警察当时来的很快,据妈妈所说,她才刚报警没有一刻钟,警察就来了。

她直接被带走,还被扣上了手铐。

她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也知道犯了杀人罪就算自己自首了,也是要在fǎ yuàn审理的。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

那一天她被带走后,到了晚上就转移到了监狱里。

她一个人被关在一个房间里,足足关了六天,除了一天三顿饭有人送,平时几乎都看不到任何人,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第六天的时候,有个狱警拿着一份文件告诉她,说她的判决下来了,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无任何亲属探视的权力。

之后,除了一天三顿饭,其余时间就再也没见到任何人出现。她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在知道她要永远坐牢,以后还要老死在大牢里,不会有人来探望她后,她绝望的快要疯了。

因为对女儿的愧疚,对自己的不自爱而悔不当初。后来的每一天里,她都傻傻的坐着,就像是在等死一样,再也没有活着的勇气。

再后来,她连饭都不想吃了,觉得这么死了也好。

她已经没有脸面对世上,面对自己的亲人。

她在牢房里已经饿了三天,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麻木着自己,等着死亡的到来。

她这个样子,也没人管她。

如果不是今天我们来看她,妈妈很可能过几天就要死了。”

说到这里,吴语又忍不住伤心了起来。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