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chapter.56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主家教]神,请你死一死 作者: 贝落成书 更新时间:2015-03-14 00:30:26 字数:4745 阅读进度:56/85

骑士长万象先生表情凛然,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忠烈模样。其实他内心的小人在不断地拿自己的脑袋撞墙。果然神已经是,两耳不闻传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吗?这才多久不见,世道怎么就产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话说回来了,现在的青少年到底是肿么了?!一个个都标新立异成了一幅什么鬼模样!这笑声.......万象试图用自己的嗓子模拟一下,可是怎么试都没有成功。这是反派的标志笑声,神不是反派所以学不来的!他也只能这样安慰安慰自己的玻璃心了。

“kufufufufu......欢迎来到巨龙的城堡。”巨龙,不对,准确来说是恶龙六道骸先生拍了拍他威武的,黑色的,鳞片密布的翅膀,做出一副夹道欢迎的姿势。虽然说万象绝对没有从造型上打击敌人的意图,但是........这幅在母巨龙眼里十分帅气的雄巨龙模样........显然不太符合我们人类正常的审美观。

破晓时分,被阴云笼罩的奢华城堡下,邪恶的巨龙张开他满是尖牙的大嘴,发出令人心生寒意的笑声。银白的闪电突然间打了下来,这使这幅画面更具童话色彩了。不过.......召唤出的闪电吓到的是与之相映衬的巨龙,而不是作为背水一战的人类骑士长,这戏剧话的一点就请各位看官自行忽略吧。

骑士(Knight、Cavalier)是欧洲中世纪时受过正式的军事训练的骑兵,后来演变为一种荣誉称号用于表示一个社会阶层。骑士的身份往往并不是继承而来的,属于贵族的最底层。中世纪时,骑士在领主军队中服役并获得封底。需要自备武器、马匹。在骑士文学中,骑士往往是勇敢、忠诚的象征,每一位骑士都以骑士精神作为守则,是英雄的化身,欧洲的骑士制度和日本的武士制度亦有相似。我们万象骑士长的身份其实是:女王近身护卫队的队长。请参考天朝的御前侍卫而不要去管什么最低层贵族,谢谢。

每当骑士遇到自己无法匹敌的敌人时,往往会带领着自己的队友,喊起:“忠诚——信仰——荣耀——勇气”,最后,这些骑士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家园,骑士们永远不会背弃自己的家园,即使代价是死亡。在少女改写的这篇童话故事里,骑士长的实力也是远不如恶龙先生的,而且由于长途的在荆棘之中的跋涉,万象骑士连他可怜的坐骑都没有了,所以他的实力更是被大幅消弱。

为荣誉而战,甚至不惜牺牲。“骑士”这一称号本身就是一个荣誉,万象在用力握住他的双手剑时,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坚定、锋利,像一把出了鞘的宝剑。凛冽的气势直逼恶龙六道骸先生。

六道骸的目光微闪,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出力量来,前所未有的强大。却不属于他。一种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强大的敌人他不是没有面对过,他们的轻敌和自恃过高都是他们最终走向灭亡的原因。这一次,也不列外。没有人能在戏弄了我之后,全身而退。

“你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与我为敌。”

哟西,恶龙先生霸气侧漏了咩。掐着时间点即时赶到的花满女王大人很是感概。多少年没有见到了,跟她一样敢于反抗神的凡夫俗子。这可真是个好少年啊。于是在六道骸先生完全木有察觉到的此时此刻,花满少女已经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了。

六道轮回之眼的威力很巨大,这个少女从一开始就知道。佛教称:善业是清净法,不善业是染污法。以善恶诸业为因,能招致善恶不同的果报,是为业果。作为业果的表现形式,世俗世界的一切万法,都是依于善恶二业而显现出来的,依业而生,依业流转。所以,众生行善则得善报,行恶则得恶报。而得到了善恶果报的众生,又会在新的生命活动中造作新的身、语、意业,招致新的果报,故使凡未解脱的一切众生,都会在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恶鬼道、地狱道中循环往复。六道轮回有二项是有形的,即是「人道」和「畜生道」。 六道轮回有四项是无形的,即是「天道」、「阿修罗道」、「恶鬼道」、「地狱道」。现在六道骸用的就是他从阿修罗道修习到的战斗技巧。

万象骑士长高声喊着台词:“忠诚——信仰——荣耀——勇气。”全力[大雾]向恶龙冲去。

就在六道骸积蓄力量准备迎上万象的正面攻击时,他突然身子一侧,如同鬼魅一般轻巧的滑到了恶龙的身后。这完全不像是其实该有的技巧,反倒是像盗贼的行事手法。而他手里的双手巨剑也在巨龙先生的目瞪口呆中变成了两把精致小巧的匕首。万象身子一扭,以一种人类完全无法达到的姿势,转身再次攻了上去。

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显然不是六道骸会做的,在他开启了修罗道模式的时候,他身体的反应度和灵敏度都要远远高与常人。看看避开了匕首的攻击,六道骸手里的三叉戟猛地向地上一跺,火光冲天。“果然,这个世界毫无价值。全部都毁灭吧。”

光明正大的在一旁看戏的少女很是激动,她就差给六道骸少年鼓掌了。这是多么好的反派台词啊,比她想的好多了。

“胜利永远是属于正义的一方的。伏诛吧,邪恶的巨龙。”万象全力一蹬,直逼六道骸而去。虽然他口中念着正儿八经的台词,其实他的心里早就开始吐槽了。什么叫做正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成王败寇罢了。

身体像是被什么直接锁定了,六道骸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没法移动,别说是完全避开了。能不让他伤到要害就不错了。巨龙有着最为坚韧的鳞片,那就是他们最好的防护盾,六道骸手臂一扬。金属摩擦发出尖锐的响声。双手巨剑在鳞片上留下阵阵火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由于万象的双手都在操控着巨剑,他完全没有办法防备六道骸的巨爪袭击[假的]。胸口瞬间被鲜血侵染。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没有松开双手巨剑,而是吃力的继续用力砍了下去。巨龙的手臂终于是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我是.......永远......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女王大人.......容臣下辈子在尽忠于您。”身受重伤的骑士长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么一句正面人物牺牲时的经典台词。

恶龙先生的巨爪猛地从万象的胸口拔出,鲜血四溅,血肉横飞。

站在一旁看戏看的津津有味的女王大人被感动了吗?显然没有。她抖了抖自己的鸡皮疙瘩,在心里抱怨。我说你,别擅改台词啊。肉麻死了。

有吗?不是很好吗。一点伤都看不出来的万象眨巴眨巴自己无辜的大眼睛。

哼。算了。不跟你啰嗦了。这次放过你。嗯,骑士长死了,女王也该出场了。

这就叫做.......警察永远在案发之后才感到现场.......万象看着自己的尸体和兴致勃勃的花满默默吐槽。

“邪恶的巨龙放下你手中的骑士。他是我的子民。”花满少女的黄金剑直指巨龙先生。

她口中的俗套台词差点没让六道骸喷出一大口鲜血。谁不放开他了?你们太过分了。明明这都是你们自导自演的戏,凭什么非要找我做这反派啊。这不是欺负人嘛。提线木偶什么的最讨厌了。

全程使用读心术的少女表情一僵,差点笑了出来。噗哈哈哈哈哈哈。她看到了什么?一个怒火冲天的傲娇凤梨?!凤梨头什么的太萌了。在巨龙的身躯之中,少女仿佛看到了一个纤细的少年在破口大骂。他头顶的凤梨叶子正不停地彰显着他们的存在,不停的摇啊摇,摇啊摇。

花满清了清嗓子,压下心底的笑意。什么叫做专业演员,这就叫做专业演员,要临危不惧知道不?

“邪恶的巨龙,你毁我帝国土地,残害我帝国子民,现如今,就由我来收拾你。”女王顿了顿,扭头专注的看了会骑士长的尸体,继续说:“即使是同归于尽,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口=.......好好的壮举,都被你改写成言情剧了喂,万象,你去谢罪把!切腹死!多了你刚才最后的那句话,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我在为你殉情啊!混蛋。

冉冉白光升起,光明清除了黑暗。

黑耀中学再次变了个模样。尝以醉,墨洒于山石上,遂成桃花纹。这回不走西方玄幻路线,少女改走仙侠风了。此时此刻的少女已经换了发色眸色。这时她的外形倒像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花满:喂喂喂,我本来就是中国人啊喂!]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

黑发黑眸的少女恍若天人,桃花树下,衣袂飘飞。

“哟~凤梨你好。”花满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本来是副遗世独立的绝美天仙画卷,却在少女开口的瞬间,轰然破碎。

六道骸觉得自己的少年心也在刚刚跳动的那一瞬间,碎成了渣渣。

此时的万象也换了汉服打扮,也是同样的黑发黑眸。长身玉立,悠雅潇洒,翰逸神飞。他抬手勾上了反抗无能的六道骸的肩膀。“哟~凤梨再见。”

这到底是要闹怎样!什么时候黑耀变成COSER集中营了。这里明明是复仇者监狱逃犯集中营啊!喂。

“小满不见了?!”纲吉同学面色难看的走出了了平的病房,看着R魔王严肃的表情失声尖叫。

“嗯。从今天放学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她。根据我的情报,现在她在黑耀中学。”里包恩压了压帽檐,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一声不吭就跑去敌人的大本营了。

“黑耀中学?”纲吉少年努力思索这名字,片刻之后他得出了答案。“那不是不良少年集中营吗?小满去那做什么?!而且里包恩,你不是说袭击并盛中学学生的人就在那里吗?”

“啊。是这样没错。我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不过,想来是跟你有关。”里包恩其实并不担心小满的安全,担心她还不如担心那些个逃犯被她给玩残了呢。死神的招式可不是一般人类能够抵挡的了得。那些人可都是纲吉这次的任务对象,小满她.......总之宜早不宜迟,蠢纲你可得赶在你妹妹前面把那些人解决掉。

“从被袭学生所获怀表的倒计时来看,他们的目标直指彭格列第10代首领也就是你,你的敌人是被黑手党放逐了的越狱逃犯六道骸等人。这是第9代目下达的命令,你要帮助复仇者捕获他们。”虽然恐怕全程复仇者都不会出现,他们就跟人类世界的警察一样.......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能打得过——————”

“不执行任务就会被视为背叛家族。后果是由杀手抹杀你。那个杀手就是我。”里包恩勾起嘴角,上膛的声音让纲吉少年瞬间绷紧了身体。“如何?”

“这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吧.......不过,在并盛的话,只要去找云雀学长就好啦,他肯定会解决的,他那么强大。”

“附赠你一条情报喔。云雀似乎昨天就已经去了黑耀中学了。但是到现在依旧是音信全无。”

“........这么说,难道连云雀学长也遇害了?!”纲吉后退两步,靠到医院的墙上,冰冷的触感让他心凉。连强大如云雀学长都.......

里包恩把断尾的列恩君捏啊捏,捏啊捏。他歪了歪头笑的一副不谙世事的纯真模样。“每次列恩断尾的时候,形状记忆会变得不稳定。”

“啊?”

“而且,每次他断尾的时候都说明我的学生遇到了致命的危险。上次列恩断尾的时候,就是迪诺变成跳马的时候喔。”

“我我我我——————”

“啊,对了。你忘记小满已经去黑耀了吗?她大概是为了救你才会以身试险的。”里包恩说着说着就掏出了一条小白手绢抹了抹眼泪。“或许在你犹豫胆怯的时候,她就已经——————”

“小满!不行黑耀中学我一定得去。”纲吉少年打断了里包恩的话,神情坚定的冲出了医院。“抱歉京子,我有点事,先走了。”

“啊?嗨。一路小心啊,纲君。”京子少女看了眼睡着的了平,站在门口轻声低喃。

“山本、狱寺?你们怎么在这?”

“嗳?十代目不是你喊我们来的吗?”狱寺少年也很茫然。

“是我喊你们来的。小满去了黑耀可能有危险,阿纲决定去救她。”里包恩站在纲吉少年的头上解释道。

“大小姐出事了?!十代目,请务必让我跟您一起去,我————————”

“阿勒阿勒,又是黑手党游戏吗?人多才更好玩嘛,这次小满也参与进来了吗?她是人质吗,那我们可得赶快去救她。”

“棒球笨蛋!这是不用你瞎参合,有作为十代目左右臂膀的我跟着他就行了。”

“隼人你都说了是左右臂膀了,那当然是两个人了。”

“混蛋,谁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了!”

一路虽然吵闹但是速度却没有放慢,纲吉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黑耀中学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