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正忙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作者: 安懒 更新时间:2019-11-09 20:24:50 字数:4478 阅读进度:1025/1025

第一千零三十章正忙

楚彦承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些,楚彦华让王振对他对手的情景再一次的涌上了眼前。

他的身子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她怎么能?

感觉到楚彦承的伤心与愤怒后,成兰亭更担心了:“彦承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滚!”楚彦承用力的甩开成兰亭的手,缩到一旁的床角坐着,像只受伤的动物般,畏惧而又害怕。

“彦承。”成兰亭说着对楚彦承伸出手去,“让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好吗?”

成兰亭手还没碰到楚彦承,他就抬手一把打开他的手。

成兰亭见他神色紧张,也不敢太过激进,看着他满是伤口的手臂还有一地的碎碗片心里很担心,现在这样的情况他根本就没办法处理。如今楚府正在到处找他的下落,如果楚彦承在他这里出了什么事,他也无法跟楚府的人交待。

“彦承,我去通知楚大人让他来接你好不好?”成兰亭试探的说。

楚彦承惊慌的看着成兰亭,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告诉他们我在这里,不要!”最后两个字是直接被吼出来的。

成兰亭见他这般,耐心的劝道,“彦承我不知道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不肯回去。但是你爹娘真的很担心你,你应该回去。不管……”

他怎么能去!

他要怎么回去!他回去又该怎么做?

面对一直好心劝他回去的成兰亭,楚彦承心里有苦说不出,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床边的一片碎碗片。这片碎碗片虽然没有他方才用来自伤的碎碗片大,但至少也足够锋利。

他不该活下来的……

成兰亭说着便觉得楚彦承的神色越来越不对,没有了方才的惊慌与愤怒。

此时的他看起来异常的冷静,是一种下定了决心的冷静。

成兰亭看着这样的楚彦承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担心道,“彦承……”

成兰亭刚开口楚彦承已经迅速的拿起床边角落里被忽略的碎碗片,拿住了以后半点犹豫也没有的便同自己的脖颈而去。

就在碎碗片要触到脖颈时,成兰亭一把握住了楚彦承握着碎碗片的手。

碎碗片瞬间扎入成兰亭的手掌之中,刺痛传来,血顺着两人的手间一滴滴的落下。

楚彦承看着滴落的鲜血,惊愕的看着成兰亭。

成兰亭抬头对着楚彦承怒吼道,“你想死别想我这里!”

楚彦承被成兰亭突如其来的怒意吓到。

成兰亭松手然后将楚彦承手里的碎碗片拿出,愤力的扔到了地上,对着楚彦承怒骂道:“你要真的想死昨天在乱葬岗的时候求什么救?你直接死在那里不就行了?非要我出手救了你然后来脏了我成府的地方吗?”

楚彦承怒回道:“我没有!我没有求救!我更不需要你救我,谁要你救我的!”

成兰亭气的冷笑一声,“你没有?你没有求救我是吃饱了擦的救你回来吗?你没有求救我能在满是尸体的乱葬岗里找到你?”

楚彦承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向成兰亭求救过这件事,但是现在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想活。

“我没有!”

“我没空跟你在这里争辩,你要真的不想活了我也不拦着你。你现在自己起来,我让人带你从后门悄无生息的离开。出了成府的门,你爱去哪死就去哪死,我保证不管你的闲事。”成兰亭这一番话自然都是气话,再怎么说他也不可能让楚彦承去送死,他这样跟楚彦承说话不过是想要骂醒他罢了。

楚彦承听了这话,倒是当了真,他吃力的下了床,拿起床边的衣服穿好。

“成大哥”穿好衣服的楚彦承看着成兰亭真心诚意道,“谢谢你救了我。”

不管他是不是愿意活着,他都感谢成大哥帮助了他,至少在他坠落深渊的时候他伸出的手让他心里的痛少了很多很多。

成兰亭没有回应楚彦承的话。

楚彦承向外走去。

成兰亭看着向外走的楚彦承心里气的不行,自己让他出去死,他居然还当真了?那不过是他气在头上随口说的话而已,从他醒后自己说了那么多话,他怎么偏偏就这一句当了真?

成兰亭咬着牙恨恨的想,就让他这么走了算了,是死是活跟他屁关系也没有。

这样想着成兰亭还是没办法的走上前。

楚彦承听到身后传到的成兰亭脚步声,以为成兰亭要亲自送他出去,便准备转身回绝。

“成大哥,你不必……”

楚彦承刚要转身脖间一痛,晕前脑子里尽是疑惑,成大哥这是做什么?

成兰亭双手接住被他敲晕的楚彦承,甚是无奈的将人移到床上躺着:“我大概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说着将楚彦承的衣袖卷起,他手臂上的伤口有些已经止住了血。

“大勇,小勇。”成兰亭抬头对外面唤着。

徐大勇,徐小勇两人立即走了进来,看到晕过去楚彦承问道,“将军,楚公子怎么了?”

方才在外面还听到他跟将军争吵的声音呢,不可能这么快就睡着了吧?

“被我打晕了,你们也别站着了先帮他处理伤口吧。”成兰亭说完拿起一边的棉球沾了药水给自己受伤的手清洗了起来。

两人这才发现成兰亭的手受了伤。

“将军,你怎么受伤了?”徐大勇担心道。

成兰亭不在意道,“没事没事,你们先帮他处理伤口。”

“哦,好的。”徐大勇跟徐小勇听了也只能先给楚彦承处理伤口。

徐小勇给楚彦承的伤口上着药,徐大勇问道,“将军,你怎么把楚公子打晕了?”

“不打晕不听话。”就刚才还想着自杀呢。

徐大勇看着正在被徐小勇包扎楚彦承,心里对成兰亭的话很是赞同,现在确听话多了。

徐小勇给楚彦承包扎好后,看着成兰亭手里伤口还挺严重:“将军,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成兰亭看了眼手上的伤口然后将手伸到了徐小勇的面前。

徐小勇拿过纱布给成兰亭包扎着,成兰亭看向楚彦承,“这个小子还真是个麻烦,动不动的就想寻死,刚才差点就让他血溅当场了。小勇,从现在开始你也不用管其他的事情了,就寸步不离的看着他就行了。”

寸步不离?

徐小勇说,“将军,我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守着楚公子吧。”

徐大勇提议说,“将军,楚府的人不是正找他吗?我们直接去找楚大人,让他将楚公子接回去不就行了?”

成兰亭回道,“我刚才就提了句让他回府的话,他就拿”成兰亭看地面找了一圈找到方才被他扔落在地上的碎碗片,指着道:“对,就是那个,割颈。要不是我动作快,他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反应这么大?

徐大勇惊讶道:“送他回府怎么倒像是在逼他死了?他到底是怎么了?”

“也别管怎么了,先看着他吧。”成兰亭一个头两个大,本来就有个黑衣人的事情弄的他烦燥,现在又来一件棘手的事。

成兰亭烦燥的叹气。

徐小勇给成兰亭包扎完,想了想说道,“将军,我们不如请人帮忙吧。”

“请人帮忙?请谁?”成兰亭问。

徐小勇说,“请夜小郡主啊。楚公子现在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心里有事想不开,是要有人劝的,我们三个人肯定是劝不好的。要我说劝人这样的事情还是女人最擅长了,不如请夜小郡主来劝劝呢。”

主要是他跟着将军来京城的时间不长,能想到的女人也只有夜小郡主了。

徐大勇听徐小勇说完觉得很有道理:“将军,小勇说的不错。劝人这样的事情还是女人擅长,不然我们请夜小郡主来劝劝楚公子?夜小郡主人也可靠,也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成兰亭听两人说完想了想觉得他们说的也有些道理,不管楚彦承经历过什么事情,以他现在一心想要求死的情况看来心里有想不开的心结在,要么他自己能想通,要么就是谁能劝通。

靠他自己想通是不可能了,劝嘛……

如果是靠他跟大勇跟小勇两个人,那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成兰亭心里有些犹豫。夜思天是可靠,但是楚彦承跟夜思天之间也不过是认识的关系,真要比不起来还不如他跟楚彦承之间,楚彦承怕是不会的夜思天的话吧。

“我再想想吧。”楚彦承也不愿意更多的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若是没有把腕的就将夜思天带过来,就怕适得其返了。

“大勇跟我出门,小勇,你在府里看着楚彦承。”成兰亭着重的吩咐:“记得寸步不离,一有看不住他的情况,你直接打晕。”

“打晕?”徐小勇有些迟疑:“将军,总是打晕不好吧?万一把他打成个傻子呢?”

成兰亭略带怒意道:“傻就傻了,总比死的好。”

要真的傻了倒也好办了,他直接将人送回楚府去。

徐小勇抿唇听话的点头,“好的将军,我明白了。”

成兰亭听徐小勇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些不放心了,大勇小勇这两个人下手没轻没重的,别再真把人打傻了:“如果真的动手,下手也别太重。”

“恩,将军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徐小勇说。

“行,你好好守着他。”成兰亭说着转身离开,“大勇,我们去夜王府一趟。”

除了夜思天,他也想不到其他可以商量的人了。

当成兰亭来访的消息传到夜思天耳中时,她正在给笑笑画画。

握着笔的手停下,看着一旁坐着的笑笑道,“他这个时候找我做什么?”

笑笑摇头表示不知道。

夜思天看向传信的侍女道:“你就说我在忙,没时间见他。”

“是。”侍女应声转身离开。

夜思天正准备低头继续作画,眼神从笑笑的脸上略过,“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笑笑摇了摇头,“没什么。”

夜思天明白她的意思,“上次他是救了我,可他去边关之前我不也帮过他很多次,就当我们两之间相互不欠了。”

“那可不行,要是真的算起来他可还欠你不少呢。”笑笑说。

夜思天低头继续作画,“还是别了,就当不欠了吧。”

欠来欠去的一直纠葛不清,倒不如互不相欠,各自安好。

笑笑当然明白夜思天话里的意思,也明白天儿这样做是对的,可是心里仍是觉得有些心疼。

天儿她对成兰亭其实……

“小姐。”方才离开的侍女又走了进来。

夜思天抬头:“不是说了,我正在忙?”

侍女回道,“是朝太子来了。”

夜思天眉头微皱:“他怎么又来了?大哥跟二哥不是用完早膳就出去了吗?难道没去陪他?”

侍女站在一边没有搭话,毕竟她也回答不了。

“算了。”夜思天放下了手里的笔,“反正躲是躲不过去的,笑笑我们走吧。他人在哪里?前厅吗?”最后一句话则是问侍女的。

“在府门口。”侍女说:“朝太子说,让小姐亲自去迎接他。”

迎接他?

夜思天看向笑笑,“好大的架子啊?”

昨天跟他一起在酒楼用膳的时候也没见他摆架子啊。

笑笑起身:“他还是有资格摆架子的。”

“那可不,太子呢。”夜思天微嘲道,“再过不久就是皇上了,走吧,我们去迎接未来的皇上吧。”

笑笑淡笑的跟上,“好的。”

夜思天与笑笑远远的就看到站在王府门口的朝诺还有……正在跟他说话的成兰亭。

夜思天脚步微顿,成兰亭怎么没走?她看向身旁的笑笑,“这个,有些尴尬啊。”

笑笑点头,“是挺尴尬的。”

毕竟方才让人以正忙的理由回拒了成兰亭,可是转眼间却亲自出门迎接朝太子了。

朝诺正一脸虚伪笑容的跟成兰亭说着话,一转头看到了走过来的夜思天与笑笑两人,“来了”,对成兰亭笑说,“没想到来的还挺快,这还没说几句话呢,成小将军是吧?”

成兰亭脸上也带着跟朝诺脸上同样的笑容,应声,“是挺快的。”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