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聚餐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沈小茹的办公室历程 作者: 叶小鲜 更新时间:2015-06-10 08:04:46 字数:4163 阅读进度:8/61

交了检讨书上去,办公室的刘大姐一边归档一边教训沈小茹,“以后做事小心点,该看的规则要通读,你现在还没有过实习期,这样的事情非常严重知不知道?”沈小茹低头挨训,同时寻思:不注意就被打到泥地难以翻身?如果不是怀抱万一希望,自己实在没有在这儿多待的必要了。说起来这份工作,除了勉勉强强算旱涝保收,其他诸如工作量,福利待遇等,都不是顶好。她实习期内工资八百,其他杂七杂八的加薪要么没有,要有也是几块几毛,根本可以忽略不计。在余城,她一个月租房就要六百,水电物业折耗累计,工资基本全清。要不是冲着这份职位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公务员编制,她也没胆气在这虚耗青春。前几个月在公司挣下的一点积蓄,已经被她一个多月找工作东奔西跑折腾掉大半。她现在日用十分节省,吃饭以泡面主打水煮青菜垫底,衣服只在店铺清盘的时候入手了一套两百块的折扣套裙和一双一百多的小高跟。如果三月后继续被开发办开走,她还不知道有没有钱去外地同学处。好在那时候年关将近,打工糊口的职位一定有,在路上派传单也能混口饭吃。——若不是这个念头一直安慰着她,她现在也没这么气定神闲。故而听了刘姐半警告的话,说不郁闷是假的。沈小茹立刻决定,将晚上的两包泡面取消,省下钱为以后跑路做准备。但在快下班的时候,王晓涛来告诉她晚上要参加机关里的聚餐,让她小兴奋了一把。王晓涛无视另两人的冷漠神情,笑嘻嘻对沈小茹说:“聚餐上有很多好吃的,没事就过去,六点半跟着那辆蓝色的通勤车走就行了。”沈小茹忙点头,顺口问,“去的人多不多?”“每两个月一次的聚会,人数可多可少,我也不知道。”等王晓涛一走,何婉兰喝口茶,叹气说:“工会每次浪费这钱,请大家吃二等杂餐,去的人又不多,何苦来!”沈小茹难得找到个话题和她们讨论,忙说:“聚餐上的东西好吃吗?”何婉兰撇撇嘴,“难吃极了,我宁愿回家炒两块钱一盘的青菜吃了,也不去受那活罪!”沈小茹笑问江姐,“江姐,您去吗?”江姐咪咪眼,淡笑摇头,“我上次去看了看,又闷又吵一会就走了。”看来这顿聚餐是类似于食堂大锅饭式的大聚会,吃的东西指望不上,喝的东西更别想了。沈小茹有些气馁。何婉兰漫不经心说:“不如这样吧,小沈,今天我请你去我家吃饭,怎么样?”沈小茹吃了一惊,忙说:“那怎么好意思。”何婉兰笑得山水有情,“那有什么不好意思,不就吃一顿饭么。”沈小茹有点犹疑,觉得作为新人,第一次参加局里头组织的聚会,似乎不管怎样都该去晃一晃。何况自己和何婉兰还有那么点距离,这些天来办公室明里暗里的针锋相对也是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就这么贸然答应心里总有点不靠谱的感觉。再说了,焉知不是何婉兰在与她假客气?她以前去某同学家,恰逢中秋节遭逢主人家极力挽留,她想着家里父母都不在了,一个人只影难耐凄凉,就留下过节,但那天主人家全体深夜才回,让当时客居的沈小茹好不尴尬。自此后,沈小茹就对热情邀请吃饭什么的,全免了疫,能推就推,实在推不过了再找其他借口。所以,虽然沈小茹很想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与同事其乐融融的和好机会,但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放弃。她笑说:“谢谢何姐好心,我好久也没吃家里做的饭菜了,不过我已经答应了要去参加聚餐,改天再去叨扰何姐好了。”江姐含笑道:“聚餐那边又没有签名,你根本就不用担心,婉兰我还是难得看见她请客呢!”沈小茹自恨自己没有好口才,被江姐两句话将住已经是动弹不得,再推脱下去只怕会翻脸,从此后一点转圈余地都没有了,正要不顾内心犹疑勉强答应。白烨廷敲门进来,大大咧咧说:“晚上工会请客,你们谁要去参加聚餐的快点签上名来。”何婉兰皱眉:“老白,什么时候聚餐要签名了?”白烨廷拍拍桌子:“这不是精简开支么,以前去的人不固定,浪费席面,可能是办公室看着心疼吧!所以没事叫大家点数。”他说着,先点的就是沈小茹,问,“你去不去?”沈小茹忙点头,白烨廷又看何婉兰和江姐,何婉兰摆手,“哟,别看我,我今天头晕的很!”江姐裹一裹围巾说:“家里有事,下次再说。”白烨廷就把沈小茹的名字签上,点着时间说:“别迟到。”何婉兰冷笑一声,“吃饭都不积极,肯定有问题。”白烨廷笑:“那是。”冲沈小茹道:“你没问题吧?”沈小茹忙摇头,“没有!”一时连一直模样淡淡的江姐都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何婉兰抹笑出来的泪花,道,“哎呀,这么搞怪的我第一次见。”何婉兰那句话听起来寒丝丝的,沈小茹眼观鼻鼻观心装没听见。白烨廷回三室,周寒江问,“有多少人要去啊?”白烨廷弹弹纸,“刘鲁说胃痛,江姐家里有事,何婉兰不舒服。就剩下你我,老柯,王晓涛,沈小茹。”周寒江吸口烟,“主任叫你去登记的,你把单子拿过去叫他过目。”“不是办公室叫登记的吗?”“喔。”周寒江自知失言,忙笑说,“对对,反正最后都要先交给他,一样一样。”××××××××××××××××××××××××××××××××沈小茹记得说下班要坐那辆蓝色的通勤车,她有几分好奇,想要看看今晚参加聚会有些什么人物。但今天车里头人很少,稀稀拉拉只有七八个人,大量的空位坦坦然,沈小茹不好意思眼错不见的硬跟人家挤,就找了一个中间靠窗的位置坐了。末后开发办的周寒江白烨廷老柯上来,老柯自和白烨廷一处,周寒江过来坐在沈小茹身边。沈小茹忙点头,说:“周老师好。”周寒江弹弹烟盒,笑说:“小沈太客气了,以后就叫我老周就行。要你看我年纪大,就叫我周叔叔。”沈小茹脸热,客气道:“您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我还是叫您周哥吧。”周寒江一笑接了这话,问了她不是余城人,就跟她指点车子沿途经过的街道建筑,他语气和缓,历历道来,沈小茹听得十分入神,不知不觉就到了今晚聚餐的地方——绿水餐厅。下车看不远的地方就是武警大队的院子,门口卫兵站的笔挺,沈小茹不由多看一眼,周寒江就告诉她这里原来是武警干休所的地方,后来开了餐厅也是半挂靠的体制。周寒江说完跺跺脚,就招呼老柯和白烨廷,“哎,你们两个过来,我们开发办的人要在一处。”白烨廷摇摇晃晃的溜达过来,四下张望一圈说,“宋主任怎么还没来?还有小王也不见。”“小王临下班说有事。”老柯拍肩膀叫周寒江给他一支烟,吐一口云雾说:“管他们来不来,我们先找个地方下盘棋再说。”他慢悠悠的讲话,手里夹着烟卷,还是正眼不看沈小茹,虽然是微侧着身子一站,仍然气度十足,俨然就是几个人里头的头目。周白二人都点头,周寒江就对沈小茹说:“你自个儿先进去,我们局的牌子明显的很,看不清就问服务员。”白烨廷不耐,扯他说:“走走走,那么大个人又不是幼儿园,用你来教。”沈小茹真是没脾气,反正四天时间接的明损暗贬比她前二十几年累计起来的都多,只点头说:“好,我先进去。”进去一直走到后面,看见有个不大的庭院,一架水车几棵盆栽后面就是一个大厅。厅上挂了经贸局的牌子,大厅里七八桌,各样摆设已经基本齐备,有不少人三五聚集说笑。看来下午从机关大楼里出来的人不多,其他地方赶过来的人倒不少。沈小茹进来的时候,有几人抬头打量了她一下,但都不认识的掉转头。沈小茹在不起眼的角落站了,左右张望一圈,没看着一张见过的面孔。想找个面善点的女同志一起坐坐,也没寻着。虽然知道一个人尴尬,也只有独自在角落里呆着。聚会的时候最可怜是没人搭理,也不被人搭理。沈小茹自觉自己两项都要占全,反正到时候她就专心吃饭,看谁能奈她何。主意打定,就掏手机,调到游戏那一卡,慢慢玩起修长城。还没过两关,就有人敲敲桌,“沈小茹,过去到那边坐。”沈小茹眼睛正花,抬眼看一个修长身影背着光,一手插在裤兜里,对那边扬扬下巴颏,侧面十分华丽的说,“走!”她恍然这是宋河,忙站起来,提着包边挪动边问,“到哪边去?”宋河没回答,只是笑吟吟和迎面各色人等点头招呼,大步走在前头。沈小茹要小跑着才追得上他的脚步,跟着他大步流星来到大厅里头靠走廊的一桌。发现老柯周白三人已经坐在座位上。沈小茹虽然纳罕他们为何这么快就下完棋,也顾不得,忙点头微笑。白烨廷两手支在桌上,左右四顾:“我说人跑到哪里去了,原来还没进门啊!”老柯周寒江靠在椅背上吞云吐雾,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宋河拉开椅子,对身旁座位抛了半个点头,“你坐这。”不管怎样,有几个熟人在一起,总比一个人尴尬强多了,沈小茹放了包坐下,心神大定。周寒江笑笑,“小沈,今天是你上班第一次参加聚会对不对?”老柯把手里的打火机啪一声放在烟盒上,“老周你在钓鱼呢?”白烨廷也揉揉脸,打呵欠赞同道:“钓鱼。”宋河靠椅背上懒洋洋的笑,只看他们不说话。沈小茹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洗涮自己,小心翼翼尖起耳朵听。周寒江指指沈小茹,“她刚才在车上已经喊我大哥了。我想听听她准备喊你们什么?”白烨廷嘴角丝丝吸气,“你都是大哥啊,那我年纪比你小,该叫我二哥。”指指老柯,突然忍不住爆笑,“他年纪比你大,于是她该叫他叔。”沈小茹知道自己该忍着不笑,但终究修炼不到家,噗哧一声忙掩面低了头。老柯对白烨廷脸上喷了一口烟,“行啊,你也叫我叔叔我就高兴。”白烨廷一边扬手赶烟一边笑嘻嘻看宋河,“主任,我说的没错吧?”宋河喝口水,“再没意思,到老白你嘴里都有趣的很。”白烨廷得了这句话,笑眯眯对沈小茹说:“丫头,学着点,下次老周他再问你,你就直接叫他小周。”周寒江冷看他一眼,白烨廷还想再说,老柯踢他一脚,“局长过来了。”胡局长大步过来,身后还跟着李秘书,宋河当先站起来,其他人也纷纷离座。胡局长把手往下压,“都坐都坐,你们刚才开心得很嘛!”又从包里拿出一根烟丢给老柯,说,“悠着点,待会别多喝。”伸手拍拍宋河肩膀,“今天其他部门还会过来人,刘鲁不在,你给我把老柯照顾好喽!”宋河笑笑:“有老周和老白在,老柯一定安全。”胡局长点点头,走之前瞧了沈小茹一眼,但也没问。局长走了后,坐下的人就猜测等会谁会来。其实谁会来有人都猜到了,不过开饭前无聊,弄点话磨嘴皮子也不错。沈小茹反正对大厅里越来越多的人一个都不感兴趣,中午只吃了半碗泡面,她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很想找点什么先填填胃。桌子中间花团簇簇四碟凉菜固然诱人,但她也明白,先动筷子还轮不到自己。无奈蹙眉,她心想:也许真该听何婉兰一句话,上她家吃饭去。如果去了,至少这会热饭热汤已经上桌了。正想着,却见服务生突然忙碌穿梭起来,不到片刻,七盘八碗已经把桌上摆得满满,又提来了酒水倒满杯子。而大厅里的人也很快各自归坐,虽然依旧笑谈热闹,但很明显比刚才压着不少声音。门口有人说:“逢副市长,刘副市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