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有毒

ag最大网赌平台|官方网站: 渣男们都被虐哭了 作者: 爱吃鱼的兔兔 更新时间:2019-11-09 20:25:22 字数:2217 阅读进度:217/223

“驸马爷给下官送礼,想让下官给他活动一个官职,殿下对此事可有想法?”

苏芩倒是将此事给忘了,现在他还没有官职呢,就敢对自己下手了,要是让他上位了,自己分分钟就没命了。

不过,她不想再阮东林面前示弱,“他求你,你收了他的礼,这是你们之间的交易,与我无关。”反正就算孟旭得了一官半职,她只要去宫里炫耀一番,立即就能将他拉下马。

“啧。”阮东林啧了一声,“殿下真是宽宏大量,别忘了,他拿的礼可都是殿下您的。”谁都知道,孟家空有一个小小的爵位,实则穷的叮当响。

“那你说我应该如何做?”苏芩反问。

“咱们再做个交易吧。”阮东林啜了一口茶水,说:“下官将他送的礼返还给殿下,他求的事情下官肯定不给他办。”

“你会这么好心?”苏芩才不相信此人如此好心,“说吧,你究竟有何目的。”

“下官想求殿下帮忙促成一件婚事。”

苏芩的好奇心被调起来,“你看上一个姑娘,她看不上你?你想让我帮你强取豪夺?不可能的。”

“你想到哪里去了。”阮东林哭笑不得:“没有的事,我没有看上任何姑娘——我说的是,请求你促成清平公主和阮东风的婚事。”

“阮东风是谁?”苏芩摸不着头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随即恍然大悟,“东林?东风?你们是兄弟?”

“我的字是士瑶,叫我士瑶就好。”阮东林接了一句。

苏芩:“·······”谁要叫你的字啊,咱们很熟吗?

阮东林:“他是我那好二叔的嫡长子,比我小一岁,是个纨绔子弟,殿下帮我将他们撮合在一起,咱们这笔账就扯平了。”

“比你小一岁?”苏芩皱眉,“那今年得有二十二了吧?为什么不娶妻?可是身体有缺陷。”

“谁说他没有娶妻?”阮东林笑得不怀好意:“他早就成亲了,娶得是他舅家的表妹,如今儿子都生了。”

苏芩:“······你拿我开涮呢?他已经娶妻生子了,你让我撮合什么?”

“正因为他娶妻生子了,我才要撮合他们。”阮东林露出森森白牙,“他们不是想要爵位吗?衡阳侯的爵位我是死也不会给他的,那就让他尚主,跟陛下重新要一个爵位吧。”

“你会这么好心?”苏芩觉得此人太阴损了,就清平公主那样的,谁娶谁倒霉,他这是想让他二叔一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

“下官当然是好心了。”阮东林换上一副自以为真诚的笑,“下官这是给他们指一条明路,教导他们别总是惦记着别人的东西,也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殿下,这事您要是促成了,下官就帮你压着孟旭,让他一辈子出不了头,这买卖划算吧。”

“一点儿都不划算。”苏芩心中翻了个大白眼,“压着他不让他出头我也能,这根本不能成为谈判的条件。这样吧,我帮你促成这桩婚事,你帮我抓住孟旭伸出来的手,咱们就两清。说起来还是我吃亏了,毕竟我让你查的事情难度小,而你让我做的事情难度太大,一不小心被齐太后发现这里边有我的事情,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殿下只管放心大胆的去做,其他的事情有下官担着,绝不会让殿下吃亏的。”

如此,两个初步打成了协议。

回府的路上,苏芩心中不由地叹息一声,自己被阮东林带的,都变成盛世黑莲花了。此人有毒!

不过说回来,清平公主这样的,也不配嫁给一个好男人,她嫁给谁,就祸害谁,反正都是祸害不如给她找一个旗鼓相当的人,互相祸害去吧,放好人一条生路。

此事急不得,她得好好筹谋一番。

转眼进入了夏天,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人们脱下春装,换上轻薄的夏装,本朝民风开放,对女子的束缚不是很严格,于是这种丝绢纱之类的衣裙盛行起来,看着穿了好几件,其实连胸口的痣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再或者就是里边穿一件低领的抹胸,外边搭一件褙子,十分的清凉。

这天,苏芩正靠在美人榻上边看杂记边吃水果的时候,小凝愤愤不平地进来了。

“谁又惹你了?”苏芩抬头看了一眼,“你这丫头气性也太大了,下边人做的不好,你让管事嬷嬷出面不就行了?次次将自己气得够呛,喜欢生气的人老的快。”

“还不是表姑娘!”小凝嘟着嘴说:“刚才奴婢去针线房,想请人帮我改一改衣服,谁知去了发现绣娘们都忙着给表姑娘做新衣服,没空给奴婢改。前些日子,可是给表姑娘做了六身夏装,怎么现在又要做?真把自己当成公主府的主人了?”

“表姑娘的衣服可不少了。”红梅接话说:“她哪里来的布料做新衣服?”月例银子一个月五两,衣服按季节做好给她送过去,按理说她手里是没有闲钱做新衣服的。

“好像是夫人给的布料。”小凝解释道:“夫人说表姑娘最近丰硕了许多,之前的衣服穿不下了,所以得重新做,这才多久啊,就胖的穿不下衣服了?”

苏芩心中一动,立即看向腊梅。

腊梅点点头,悄悄地退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腊梅就回来了。

“表姑娘应该是有了。”腊梅趴在苏芩耳边小声说:“看门的婆子说,表姑娘上个月没有换洗。”

那就**不离十了。

对于这种蠢人,苏芩都燃不起斗志。

“让人盯着点,别让他们将孩子打了。”这可是明晃晃的证据,千万不能被毁了。

“这不能吧。”腊梅觉得不太可能,“他们两个不是很相爱吗?怎么会打掉这个孩子?”

“孟旭爱的只有他自己。”苏芩躺会美人榻上,“就算要让徐幼君生孩子,他也会先逼着本宫同意纳她为妾之后,他这个人重名声,不会留下这么大的把柄的。”这种事传出去,先不说苏芩能不能生,孟旭就做的不对,tōu qíng偷到寄住在自家的表妹头上,这是私德败坏!21